公司也找了合伙伙伴

2018-07-03

  秒速赛车袁明,是同洲电子(002052,SZ)原董事长,但截至2017年中报时,依然为这家超45亿元市值公司的名义实控人;他曾豪言“没有苹果,手机只是手机;没有同洲,电视只是电视”,也被媒体称为“东方乔布斯”。

  就是这样一位人物,在辞职一年后再现于公众视野时却透出强大的反差。8月19日,他在深圳机场被“债主”推搡的视频在互联网上广为传播,“债主”们包围着体形干瘦的袁明,高喊“你骗了我几百万”,袁明则没有反抗,任人拉扯拖行,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小男孩。

  离开机场后,因为“讨债者”的原因,袁明的大部分时间在深圳市西丽街道办调解中心度过——这其中包括两个晚上,另两个晚上在酒店休息。8月25日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又在这里见到了袁明,亦见到了前述视频中推搡袁明的“债主”——深圳市灏峰投资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灏峰公司”)相关人士。

  那么,这场风波究竟是怎么回事?机场视频中“债主”追讨的是同洲电子债务,还是袁明个人“债务”?如果是公司“债务”,为什么矛头直指袁明?

  袁明从同洲电子辞职已经一年有余,但仍为同洲电子第一大股东,名下有同洲电子16.50%股份——不过处于抵押状态。辞职前,袁明因一笔贷款身陷“仲裁式卖壳”风波,同洲电子控制权或将易手。

  8月25日下午,记者在西丽街道办见到了袁明。他不时从调解室推门出来接电话,面容平静,声音也很轻。

  记者在场时,听到不只一位“债主”公然称袁明是“骗子”,但袁明没有辩解。在双方调解的间隙,袁明接受了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。当时网上关于袁明的新闻以负面居多,可当记者询问袁明是否可以进行视频采访时,他没有任何犹豫地答应了。

  袁明称,这场经济纠纷债务主体为同洲电子,纠纷起始于同洲电子的龙岗物业租赁项目。“最早(龙岗物业项目)是通过招投标的方式租,后来很多地方有‘工改工’(即旧工业区拆除重建升级改造为新型产业园)改造,公司也找了合伙伙伴,却由合同产生了纠纷。”

  据袁明的说法,2014年同洲电子将公司位于龙岗的物业通过招投标的方式租赁给“盛丰公司”,并收到了“盛丰公司”用作保证金的2000万元租金,“后来又在2015年12月份签了个补充协议,约定这部分租金可以抵作开发费。”

  在签署补充协议时,一位新合作伙伴加入进来,即机场视频中推搡袁明人士背后的灏峰公司。袁明称,同洲电子、盛丰公司和灏峰公司签署了三方协议,约定如有机会,后两者可参与同洲电子龙岗物业“工改工”项目。

  对这一点,第一个说法分歧出现,灏峰公司相关人士称,他们与袁明约定的是购买同洲电子物业资产。

  此后,袁明称,2015年,灏峰公司通过盛丰公司转给同洲电子1000万元;2016年3月,灏峰公司再度通过盛丰公司转给同洲电子2000万元。

  对于同洲电子为何从未就此进行公告,袁明称“在等批文,做不成就取消了”。据他称,在咨询过政府部门相关意见后,得知“工改工”项目无法继续进行。

  但灏峰公司相关人士的说法出现了第二次分歧,“袁明明知道不能改制他还是和我签(合同),五六年以后才能改。”

  同洲电子与盛丰公司方面,袁明的说法是:“后来(盛丰公司)说工改不成我也不租了,这个钱要退。按照合约来讲,我们还是要分开处理,租约合同还是成立的。”

  至于同洲电子为何没有及时将钱还给灏峰公司,袁明称“灏峰3000万元是通过盛丰过来的。钱要通过法律途径走,直接还给灏峰,到时候盛丰又追我们。所以一直僵着一年多没有做成。”

  据灏峰公司相关人士描述,公司是为了参与龙岗物业项目而成立的,各位股东出不同比例的钱参与进来,因此才出现了机场视频中的“几百万”之说。

  袁明的情绪非常平静。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他对此次纠纷的回应多次被“债主”打断,后者称其为“骗子”,但袁明往往不语,记者一整个下午都没有在袁明脸上看到愤怒的情绪。

  灏峰公司相关人士则告诉记者,他们曾多次致电同洲电子,但公司以袁明不在的理由进行推诿;亦多次致电袁明,后来电话被袁明拉黑,“(改制不成)那钱退给我们。袁明在办公室说没问题,结果呢?那以后一直失踪,打他电话也不接,把我们所有人电话都拉黑了。”

  作为此次债务方同洲电子和债权方灏峰公司的中间人,盛丰公司的态度也很关键,但记者得知这几天盛丰公司没有人在街道办出现。

  灏峰公司的钱是通过盛丰公司走账的,这便是关键点,也是说法分歧点。灏峰公司相关人士称这是同洲电子的要求,“他们说为方便公司做账”;而袁明则称是盛丰公司的要求,“我不清楚为什么要通过盛。

相关文章

扫描秒速赛车二维码分享到微信

在线咨询
联系电话

400-888-888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