代理律师:代小权说让我自己重组我早就成功

2018-07-03

  秒速赛车11月1日,共青城赛龙事件仍在发酵。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(以下简称NBD)采访到了事件核心当事方代小权代理律师谢民。

  谢民:10月31日《每日经济新闻》专访詹政的报道里,对于同洲电子1.5亿元出资款的去向,詹政表示拿这个钱去并购资产了,但是今天(11月1日)有媒体报道,共青城市政府说同洲电子的1.5亿元出资款不知去向,警方现在已经立案侦查。究竟谁在背锅,谁在甩锅?

  NBD:据了解,之前詹政曾透露,代小权因借了高利贷而被围困,是詹政带着警察将代小权救出来?

  谢民:今天(11月1日)上午,我在看守所见了代小权,他让我全权代表他质问詹政:第一,代小权何时何地向何高利贷公司举债;第二,代小权在何处被谁绑架;第三,代小权是用何种方式向詹政求救的;第四,詹政组织了哪些警察营救代小权;第五,作为在任副市长,带领警察去营救被绑架的代小权,是否有给市委市政府作书面报告?代小权自始至终没有借过高利贷。

  NBD:共青城赛龙从2013年停产至今,经过多次重组,但都失败了,您怎么看?

  谢民:詹政说“我们从来不干预企业,全是代小权自主重组。”我就去问代小权,代小权说,“让我自己重组我早就成功了”。所有的重组,没有詹政他们参股就会被全部否定。

  NBD:据我们了解,共青城赛龙建了新厂房,但是新厂房的施工方透露,目前仍有欠款没有收回。代理律师:代小权说让我自己重组我早就成功了

  谢民:2011年搞这个工程,当时的代小权并不需要这个新厂房,我只说这么一点:他的老厂房三条生产线就够了。原材料供应商、施工方的欠款,人被抓进去了,10亿元订单不能生产,近5亿元原材料在厂房里,欠原材料供应商的钱的确应该支付,但是如何支付?人已经被限制人身自由,工厂不能进,无法开工,订单完成不了,企业如何运转?

  谢民:平常看到的代小权就是背着个双肩包,第一次我见到他就像是一个农民企业家,他常年在深圳,但对深圳并不熟悉,他总是和你讲研发、手机市场、智能机如何打补丁。

相关文章

扫描秒速赛车二维码分享到微信

在线咨询
联系电话

400-888-888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