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洲电子巨亏 “挑战乐视小米”被指忽悠(

2018-08-07

  去年9月,老牌机顶盒制造商同洲电子直接向乐视和小米宣战,喊出将让它们的盒子产品过“最后一个中秋节”。但一年过去,同洲电子推出的飞看盒子的用户规模,与喊出的“一年5000万用户”相去甚远。同时,其推出的电视产品,也仅在一轮销售后“偃旗息鼓”。而意欲发力的手机业务,仅在半年内就迅速被边缘化。

  最近两年,同洲电子的战略主题,一直是“转型”。甚至为展示转型决心,同洲电子还打算更名为同洲互联。不过在业内看来,同洲电子转型并不顺畅,“变革不能一蹴而就,转型阵痛在所难免”一家券商的研报这样表示。

  10月10日,同洲电子的非公开发行方案,被证监会审核通过。根据方案,同洲电子拟募资7.93亿元,投向“辽宁省DVB+OTT电视互联网业务投资项目”。

  传统机顶盒业务日薄西山的情况下,在同洲电子看来,该项目的实施,将快速推进其向电视互联网行业的转型。

  不过面对多项战略无法达到预期,部分投资者斥责同洲电子是在“忽悠”。转型的阵痛及战略摇摆的情况下,今年上半年,同洲电子巨亏1.56亿元。

  一年之前的9月24日,同洲电子在北京召开了新品发布会。发布会的前期宣传极为高调。发布会的前一周内,同洲电子两次在全国30多家报纸同时投放大幅广告。一条广告语是这样的,“没有苹果,手机只是手机;没有同洲,电视还是电视”。另一条广告,更是直接指向了当时风头正劲的乐视和小米,“某米某视机顶盒,明天可能是你们最后一个中秋节”。

  在新品发布会上,同洲电子推出了“飞看盒子”。这款盒子的一个使命,即是引爆“盒战争”。同洲电子董事长袁明曾宣称,飞看盒子的推广目标,是两年内发展1亿用户,“第一年5000万,第二年5000万”。

  今年上半年的半年报没有披露飞看盒子的销售数据。记者点击同洲电子官网内两款机顶盒—飞看盒子2代和飞看小优的购买页面,直接跳转至京东商城。京东商城没有显示这两款机顶盒的销售数据。但购买页面上,10人评价了飞看小优盒子,49人评价了飞看盒子2代。

  可供对比的数据是,同样是在京东,一个新小米盒子的购买页面,有5.5万人对商品进行了评分;一款乐视盒子,也有400多人评价。乐视网今年7月份公布的数据显示,自2012年上市至今年6月底,乐视机顶盒的累计销量(含机顶盒)约为175万台。

  即便假设飞看盒子1年销量可以接近乐视过去两年半的累计销量,飞看盒子的用户规模也不会超过200万户。同洲电子在给新京报记者的回复函中称,近期国家相关部门先后发文规范OTT业务,而这让OTT业务的市场格局不断调整,“关注到市场变化的情况下,OTT盒子暂未规模销售。”这与“两年发展1亿用户”相去甚远。同洲电子回应称,袁明说的用户数,“是表达了一种愿景”。

  此外,去年9月26日,同洲电子的股价为12.75元;今年10月17日,同洲电子的收盘价为10.37元。当前同洲电子总市值约70.82亿元。目前,乐视网的市值,已经突破300亿元;而小米的估值,早前就超过了100亿美元。可以说,同洲电子与其两个“假想敌”不是一个“重量级”。

  去年至今,同洲电子这家机顶盒制造商,被持续地打上浓重的“转型”色彩:其官网在百度搜索页,显示出的名字为“同洲电子,为电视互联网而生”;网站内一幅海报的主题就是“转型、重生”。

  甚至,“同洲电子”这个企业名称,也极可能成为转型的牺牲品。半年报透露,未来同洲电子将更名为“同洲互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”,以“确切体现公司进军电视互联网的战略发展布局”。

  如此紧迫的转型脚步的背后,是其固有生存土壤的日渐薄弱。在转型前,电视和传统电视机机顶盒,是同洲电子的两大主营业务。

  2007年,同洲电子巨亏 “挑战乐视小米”被指忽悠(图受益于国内数字电视整体平移的全面推进,同洲电子实现营业总收入21亿元、净利润超过1亿元。但此后多年间,同洲电子的净利润陷入长期的低迷。

  2010年,在营收取得23亿元的情况下,同洲电子竟亏损了1.3亿元。如此业绩明显与董事长袁明的预测背离。据媒体报道,2006年同洲电子上市时,袁明曾放言,到2010年,同洲电子实现100亿元的收入。

  “广电行业需求爆发性增长的时期已过,市场总体容量逐步进入稳定增长,导致竞争压力增加;另一个原因是互联网视频服务的快速发展,广电运营商有线电视业务的成长空间受到很大影响。”同洲电子曾介绍机顶盒市场的现状称。

  众所周知的情况,近年来,随着互联网的发展,网络运营商、以乐视、小米为代表的IT公司纷纷推出了OTT盒子(基于开放互联网的视频服务)。

  “现在国内生产盒子的企。

相关文章

扫描秒速赛车二维码分享到微信

在线咨询
联系电话

400-888-888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