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跟别人比没什么意思:郭敬明和他的“大数

2018-10-03

  郭敬明否认“小时代”系列是“粉丝电影”,他的定义是“青少年电影”,受众以女性和青少年为主。他观察到中国观众的笑点:短句子更好笑,而不是高智商式的幽默;夸张的动作更好笑,画面感要强。

  《小时代Ⅲ》的开头场景在罗马拍摄,因为和中国的文化差异,拍摄常出状况:申请场地的流程更复杂;中国的剧组,通宵、大夜班是常态,老跟别人比没什么意思:郭敬明和他的“大数据而欧洲团队工作按小时算,开工8小时,8小时之外,就不再上班;此外,“欧洲人做事讲究条理,讲好怎么样就是怎么样,但在国内就有很多弹性操作。”郭敬明对南方周末记者说。 (剧组供图/图)

  痛苦和哭,都由女孩来完成。你折磨女孩子,就是折磨观众。观众大多是女孩,你只有打女孩的软肋,她才能感同身受。郭敬明

  2013年的新导演郭敬明,一年之后,已经是有三部电影的“老导演”2014年7月17日,《小时代Ⅲ》公映。

  投资方买下《小时代》改编权后,很长时间找不到导演,投资方最终把郭敬明拉来,决定性的一句话是:“与其让别人来糟蹋,不如你自己来糟蹋。”

  2014年7月8日下午五点半,郭敬明接受南方周末记者专访,准时准点进入采访间,之前九个多小时,他的行程“全满”。他熟练地自己别上麦克风,只说一句:“我没问题,开始吧。”

  对于电影,他更多以工科和商科的思维看待。他把自己描述为“影视艺术技术毕业的工科生”,超高格速机、闪屏、色差溶度、色感分布在与南方周末记者的访谈里,他更愿意聊起这些技术层面的问题。

  郭敬明否认“小时代”系列是“粉丝电影”,他的定义是“青少年电影”,受众以女性和青少年为主。他观察到中国观众的笑点:短句子更好笑,而不是高智商式的幽默;夸张的动作更好笑,画面感要强。

  郭敬明的“大数据”,来自他戴着口罩、墨镜,坐在电影院,对普通观众的观察。“当我看到,我精心布置的笑点,观众们没有笑的时候,我真的一滴大汗就从背后滴下来。”郭敬明转过身,指指自己的背,对南方周末记者说。

  郭敬明认为,《小时代》里所有的人物都有自己的影子,而最像他的,是唐宛如喜剧的部分。郭敬明不介意别人对自己身高的玩笑,他甚至经常拿来“自黑”。

  2014年6月25日,郭敬明和韩寒等年轻导演同时出席“2014中国电影新力量推介盛典”,新闻的焦点落在“韩寒郭敬明零交流”。“正常参加活动就好。”郭敬明告诉南方周末记者。郭敬明会介意和韩寒一起被提起吗?郭敬明的答案是:“我不喜欢。”

  郭敬明:前两部《小时代》,我们宣传去了七八个城市,每个城市我都去电影院看,在上海的时候,我也经常自己买票看。我戴着口罩、帽子,想进去听观众在哪里会笑,在哪里会哭,对哪个点的反应最快、最直接。

  到了拍《小时代Ⅲ》,我很清晰地知道自己要什么,这个点观众一定会笑,那个点观众一定会难过,这是我在拍第一、二部的时候没有的自信。前两部,我坐在电影院,我以为观众会笑的点,结果全场鸦雀无声,我当时一滴大汗就从背后滴下来。我觉得观众一定会哭的点,结果大家在笑。

  郭敬明:中国的观众,对长句子的解析能力还有限,你的笑点在长句子里,他不一定会笑。比如,《小时代Ⅰ》里,顾里说:“堂堂一本财经杂志犯错误,这和在一本宠物杂志上讲红烧狗肉的道理是一样的。”我觉得这是个笑点,但观众没有笑。

  如果你给他很直接的,比如说《小时代Ⅲ》里,“飞檐走壁的腋毛下”,很短,不用解析,立刻达到最高的一个笑点。中国观众对肢体笑点的接受能力,远超于语言幽默,你做很夸张的动作,比如南湘拉着保安摆Pose那一段,观众一定会笑。但是你讲一些尖酸刻薄的东西,特别是顾里的很多台词,观众不会笑。所以在第三部里,我们剪掉了很多顾里式长句式所营造的笑点。其实我个人很喜欢高智商的幽默。所以还是留了一些,你看得懂就看,看不懂算了。

  郭敬明:我会关心我电影的话题讨论度、百度指数,相关搜索量,还有各个网站的点击排行。也会购买一些普通数据,比如受众的年龄、性别、教育背景、地域分布,以及第几天票房最高、为什么第二天票房没那么高、一天里哪个时段票房最高。这些数字我们每周都会整理、对比。

  数据大到一定数量,你就能看出大家喜欢什么,不喜欢什么,比如谁出场得到的尖叫声最多,哪个镜头被讨论最多,你就知道原来观众喜欢这个。

  比如被大家诟病的名牌服装,反倒粉丝们喜欢。大家抱怨女孩子之间卿卿我我的戏太多,好像很无聊,反倒是女性观众最感动的,比如《小时代Ⅰ。

相关文章

扫描秒速赛车二维码分享到微信

在线咨询
联系电话

400-888-8888